• 明代惠安張岳與王陽明激辯三天,王陽明怎么說?
    開欄語:近日,由泉州市紀委編著的《溫陵清官史話》一書由方正出版社出版發行。該書匯編了泉州歷史上六十位清官廉吏,他們志存高遠、操守廉潔、清正無私、剛正不阿、忠于職守、體恤黎民,他們流芳百世,聲名遠揚,值得我們后來人敬仰。即日起,“刺桐清風”公眾號將進行連載,讓更多的黨員干部和群眾在優秀傳統文化中汲取營養,筑牢廉潔心;教育引導黨員干部見賢思齊,堅持“吾日三省吾身”,堅守共產黨人精神家園,讓清正廉潔內化于心、外化于行。廉能清正的張岳明代正德至嘉靖年間,泉州有位頗有名氣的人物,名叫張岳,既是當時的大儒,又是朝廷高官,官至右都御史,總督湖廣川貴軍務,政績卓著,且節操高潔,以清廉剛正著稱,事跡載入《明史》,得到很高的評價。凈峰鎮斗尾港  黃忠/攝張岳,字維喬,號凈峰,泉州惠安凈峰人,生于明弘治五年(1492)。正德十一年(1516),中進士。初授行人,后歷任南京國子學正、廣西提學僉事、江西提學、廉州知府、廣東參政、右副都御史、右都御史等職。張岳工于文章,著述宏富張岳自幼酷愛讀書,涉獵廣泛,尤精研程朱理學,“以大儒自期”。曾與陳琛、林希元寓居佛寺講《易》,時人稱為“泉州三狂士”。張岳治學,以維護朱子理學為己任,是明代中期閩地著名的朱子學者。嘉靖初年,王陽明心學盛行,朱子學說受到挑戰,張岳曾親赴浙江與王陽明激辯三天,王陽明感嘆:“子亦一時豪杰,可畏也。”著有《小山類稿》。張氏家廟祀廳有塊匾額寫著“理學名臣”四字,為張岳門生、萬歷年間曾任大學士及內閣首輔的趙志皋所題   張琦敏/攝張岳出生于“先業素薄”的仕宦世家,自洪武以來,高祖至父親四代,相繼出任明朝地方官,皆甚清明,廉潔奉公,卓有名望。張岳步入仕途后,憂國愛民,清正無邪,剛直不阿,廉潔自律,這些優秀品德,無疑與良好的家風熏陶有著密切關系。▲▲▲▲▲張氏家廟與張岳家廟一巷之隔的龍山書院,是張氏子弟讀書的地方  張琦敏/攝張岳為官,前后三十多年,正是正德、嘉靖年間,朝政每況愈下,腐敗日甚。正德年間,明武宗昏昏噩噩,重用宦官劉瑾,朝政廢弛,世道混濁。張岳舉進士后,初授行人,掌傳旨冊封諸事。正德十四年(1519)春,寧王朱宸濠蓄謀造反,勾結劉瑾和佞臣江彬,唆使武宗南巡,想趁機弒君篡位。張岳洞悉其奸,以南巡隱患多多,且勞民傷財為由,與兵部侍郎費鞏等朝臣,伏闕泣諫,勸阻皇帝南巡之舉。正德皇帝不聽勸諫,反而讓這幾位忠臣在毒日下跪曝五天,隨后棍棒交加,最后將被廷杖幾死的張岳貶為南京國子學正。張岳無怨無悔,閉門讀《易》,“讀易見天心”。封建臣子的錚錚鐵骨,由此可見。嘉靖繼位后,清理前朝冤案,張岳官復原職,遷升右司副,以母老乞養,后改任南京武選員外郎,又遷主客郎中。嘉靖初年,朝廷為祭祀帝王儀禮,爭吵不休。原來,嘉靖皇帝是正德皇帝同祖父的堂兄弟,正德皇帝無子嗣無兄弟,遺詔立嘉靖為帝。嘉靖登上皇位后,想將生父追封為帝,入祀太廟,并將生母追封為皇太后。這種做法,因有違正統禮法,滿朝官員大呼不可。可是,嘉靖甚為固執,不達愿望,決不罷休,只是苦于無理論根據,無法說服朝臣。張璁為邀寵,看出是個進身好機會,上書提出“承統非繼后”論,為嘉靖找到理論根據,可仍遭到諸多朝臣反對。張岳以淵博的學識、敏捷的才思和通達的權變,為嘉靖能實現愿望又不違祖制想盡辦法,但得罪了首輔權臣張璁,被借機貶為廣西提學僉事,后改任江西提學。不久,張璁又借口張岳選貢不用新法,再貶為廣東鹽課提舉。屢次遭貶,屢受打擊,張岳沒有因此而灰心。上任之后,他為民著想,采取措施,革除鹽課弊政,推行“以田辦鹽”及“以畝課稅”,規范鹽課稅制。嘉靖十七年(1538),遷廉州知府。當時的廉州,天涯荒壤,地瘠民窮。赴任之后,盡心盡職,督促百姓,發展生產,開墾拋荒田地,教以灌溉方法,使地處偏僻貧窮落后的邊疆廉州,農業生產得到較大發展。明朝中期,內憂外患并至,北有蒙古貴族殘余,東北有女真復起,東南沿海有倭寇侵擾,南有安南內亂,朝廷內部有嚴嵩父子擅權。明王朝處于風雨飄搖之中。嘉靖初年,明朝附屬國安南發生王位之爭,權臣莫登庸弒君自立,很久不來朝納貢。嘉靖遣使安南,斥責莫登庸殺主。欽州知府林希元上書,請求進剿莫登庸。嘉靖命兵部尚書毛伯溫“視師”,準備討伐安南。張岳審時度勢,堅決反對用兵,上書嘉靖皇帝,陳述六大理由,詳細分析安南內部爭權情況,指出莫登庸表面囂張,實則內心畏懼。又函告林希元,勸其放棄用兵征安南主張。同時,面見毛伯溫,分析形勢,極力進言,希望通過談判,讓莫登庸不戰而降。最終,毛伯溫同意張岳意見,并把安南事務托交張岳,留張岳為廣東參政,讓與莫登庸會談。張岳知己知彼,宣以威勢,曉以利弊,不久之后,果然奏效,“莫登庸請降,入貢如前”。張岳的智慧和能力得到進一步的展示,也得到皇帝的認可,特加俸一級,并賜銀幣獎賞。不久,又奉命往海南瓊州,征討黎民反叛,亦凱旋,再次被嘉獎加俸并賜銀幣獎勵。▲▲▲▲▲惠安縣凈峰鎮西頭小學學生參觀張岳家廟,聽張氏后人介紹張岳孝廉故事  余秋莎/攝張岳家廟已成為當地的廉政宣教基地?嘉靖二十年(1541),張岳在言官舉薦下,升任右僉都御史,撫治鄖陽,旋移撫江西。是年,九江、贛江、上饒諸州縣,先澇后旱,顆粒無收。張岳體恤民艱,奏請朝廷停征賦稅;又將自己私下積蓄,連同朝廷撥給的賑濟災款,兌換成十萬石大米,發給饑民。當時,夏言被罷相,皇帝為撫慰他,“賜塋”故鄉,要在江西廣信征收千金。張岳認為這是不合理的攤派,將款項改為百金。權臣嚴嵩此時得勢,被提拔為武英殿大學士,朝廷“賜第”,又要江西增斂五百金。張岳以江西百姓貧困至極為由抵制,并力勸嚴嵩“切戒奢侈”。嚴嵩懷恨在心,后總想借機打擊。張岳身正不懼,自陳“棱之寒骨,少馬皮革一張”。嘉靖二十三年(1544),張岳遷右副都御史,總督兩廣軍務兼巡撫。是時,廣東封州瑤民蘇公樂,據寨作亂。張岳招討并用,分兵合擊,僅用兩個月時間,平息了叛亂。次年,張岳奉旨,平定廣西馬平等縣騷亂,先后俘斬四千余人,招撫兩萬余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張岳拜為刑部右侍郎,湖南連山、賀縣等地,巨匪作亂,長期竄擾衡陽、永州、郴州地區,朝廷又讓張岳率兵征討。經多次征剿,終于平息綿延多年的叛亂。嘉靖二十七年(1548),張岳出任兵部左侍郎,在京視事,僅三日,湖南、貴州、四川交界處,又發生龍許保、吳黑苗為首的大規模叛亂。嚴嵩為排斥張岳,讓他以右都御史身份總督湖廣川貴軍務。有大臣勸他不赴任,他卻說:“一日未死,當為朝廷辦一日之事。”赴任之后,采取剿撫并用對策。侍郎萬某力主撫策,追隨者從中阻撓張岳,使張岳用兵深受掣肘。龍許保偷襲抓走知縣,嚴嵩將張岳停俸。張岳忍辱負重,親至銅仁督戰,集合十萬大軍,迅速打散叛軍,遣散受蒙騙的大量苗民,讓其回家務農。不久,四川酉陽宣慰使冉元,唆使龍許保、吳黑苗再叛,并攻入思州城,殺吏民百人,擄走知府李允簡。張岳聞訊,帶兵追擊,奪回李允簡。嚴嵩卻以城陷失守為由,逮張岳入獄。幸有宰輔徐階及諸正直大臣為之辯解,方免于治罪,被降為兵部侍郎,戴罪擒賊。張岳發動百姓,內外夾擊,終將龍、吳二匪剿滅,使西南邊陲獲得多年安寧。廣西合浦為張岳不持一珠故事樹立紀念碑及雕像?張岳為官,無論在朝廷或在地方,始終保持廉潔。任廉州知府,當地盛產珍珠,官吏及百姓時常盜采。可是,張岳到任四年,不曾私人收藏一粒珍珠。家人到生產珍珠的廉州卻未曾見識珍珠,某次,家人問珍珠是啥模樣?張岳讓人到府庫中借出珍珠,讓家人觀賞后,隨即歸還府庫。總督兩廣軍務兼巡撫時,雖軍餉豐饒,從不利用職權斂取,也從不以錢財邀寵于權勢豪門。平定湖南、貴州、四川交界苗民叛亂后,兩湖巡撫以犒勞之名,送來三千金,勸他“以此遺嚴結歡”,他把這筆錢全部送入辰州府庫,分毫未動。曾任兩廣總督的張經及在京知交,接連來書,告知他的生命掌握在嚴嵩手中,勸他與之“和解”求諧。張岳慷慨陳詞:死即死耳,君子不畏死。嘉靖三十一年(1552),張岳于沅州官署去世。巡撫視殮時,見“衣床褥席,皆陳舊綻裂”,大為驚駭地說,“公簡儉一至此也”。亦無怪乎喪歸時,“沅人迎哭者不絕”。生前任職過的沅州、柳州、廉州、瓊州等地,無不立祠紀念。死后,獲贈太子少保,謚襄惠。來源:刺桐清風【無線泉州】編輯:蔡友志
  • 借5000還2萬!欠了22年的良心債,終于還了!
    5000塊錢,意味著什么?對于現在很多人來說,5000塊錢可能只是一臺電腦、一部手機……但對于浙江臺州的李再長來說,5000塊錢意味著一份長達22年的恩情。22年后,他重回鎮江,只為找到當年借5000元給自己的好心人。做生意缺錢 向一起租房的鄰居借了5000元李再長今年52歲,1995年,他和哥哥來到鎮江做早餐生意。兩人在中山西路150號的一個四合院里租了一個房間,院里除了住著房東外,還有一名姓余的男子,李再長只記得他是蘇北人,大家都叫他小余。△李再長當年租住的地方1997年,面粉突然漲價,早餐攤資金周轉不及,這可急壞了李再長哥倆。就在這時,一直關系不錯的小余向他們伸出了援手。李再長回憶:“我無意之中說了,他反應稍微遲鈍了一下,后來就說,那我借給你們吧,你生意做好了就還給我。”當時雙方約定:小余借給哥倆5000元,月息一分,只要哥倆的生意好轉就還給他。李再長還給小余打了個欠條,但是后來,因為生意不好,李再長和哥哥商量,決定哥哥留在鎮江,自己到常州去開早餐店。李再長走時特地吩咐哥哥,有錢之后就把小余的錢還上。但讓李再長沒想到的是,1997年底他回家過年的時候,哥哥也回到了家里,還告訴他,鎮江的早餐店不開了。但因為當時手頭也沒有余錢,李再長決定等自己賺到了錢,再連本帶利還給小余。22年來,只要想到這個事,他就感覺心里沉甸甸的。今年6月,李再長結束了在福建15年的開店生涯,回到老家。他決定再回鎮江,聯系房東賈阿姨,希望能夠找到好心人小余。警方助力債主終于有了音訊7月26日這天,李再長來到鎮江,在原來的租住地轉了好久,但是始終沒有得到有用的信息,無奈之下,他只好向警方尋求幫助。為了幫李再長找到小余,當地民警魏元鳳帶著李再長,來到了他當年租住的地方,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詢問,終于從兩位居民口中,得到了一些信息。據附近居民說,這里之前確實住過一位名叫賈寶蘭的老奶奶,她的丈夫姓查,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但是老人多年前就搬到大兒子家居住,好像已經去世了。△民警魏元鳳向居民打聽信息雖然有了一點線索,但老人的子女早已搬到了鎮江其他區域居住。民警決定,根據居民們提供的線索再進行搜索,很快有群眾反映賈阿姨的兒子應該是叫“查小虎”。民警在人口系統中進行了檢索,巧的是,全鎮江只有一人叫“查小虎”,正是賈阿姨的兒子。因老人身體不好,查小虎委托他的大兒子査健民前來處理此事。査健民今年45歲了,從1984年上小學開始,他就和奶奶一起居住,對于奶奶家的幾個房客,他都有些印象,尤其是在奶奶家里租住了很長時間的“小于”。△査健民和李再長確認當年房東照片“那個時候我喊‘小于’叫‘大大’,我奶奶對‘小于’就像親生兒子一樣,長期居住了最少8年以上吧。”査健民十分肯定,“小余”就是自己的“于大大”。他告訴記者,即便后來于家人搬走了,他們還保持聯系將近十年。李再長口中的“小余”其實是“小于”,真名叫于桂基,七年前就已經去世了。民警聯系上了他的老伴張阿姨。8月14日,時隔22年,李再長和張阿姨終于見面了。△于桂基老人借5000還2萬他終于還了這筆"良心債"!“大姐對不起,這么多年我心里一直記著,當時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你們幫助我。”李再長拿出2萬塊錢還給張阿姨,“我生意不做了,但是我至今還沒忘記你們。”張阿姨說,她和老伴都是淮安人,在鎮江全靠老伴拖板車運貨過日子,送一次貨也就賺4、5塊辛苦錢,這5000元兩人攢了將近三年!△李再長和張阿姨見面為了要回這筆錢,老伴曾經寫過信給他們,還帶著張阿姨一起到李再長的老家去過一趟,不過當時李再長不在家。“看他家困難,太窮了,我們就回家了。”那次之后,她和老伴對于要回這5000元就不抱希望了。隨后他們又搬了幾次家,借條也在搬家過程中遺失了。前幾天,張阿姨突然接到民警電話,說是有人要還錢給自己,十分驚訝,“我聽到這個消息,說這個人還不錯,還有這個謝心,來還我們這個錢,真正是不容易。”5000元,李再長惦記了22年。慶幸這么多人的努力尋找沒有白費,沒有辜負這份跨越千里的誠信。來源:江蘇新聞(微信公眾號:jstvjsxw)綜合鎮江臺《小梁幫你忙》、現代快報【無線泉州】編輯:蔡友志
  • 成龍被小伙飛踹,一腳命中!被踹后反應竟然上了熱搜!
    8月18日,成龍在北京奧林匹克體育館參加某演出活動,在演唱環節不料發生了一個小“意外”——伴舞的小武僧在施展一個連環腳的技藝時方向跑偏,一腳踹在大哥的肩膀上,不過成龍一秒恢復狀態繼續演出!事后微博發文:還好小朋友的腳沒事!當天成龍一身黑色中山裝,顯得非常莊重,他在舞臺上放聲高歌,而伴舞是來自河南的一群小武僧。其中一位小武僧可能有點激動,在施展一個連環腳的技藝時,方向跑偏,結結實實一腳踹在大哥的肩膀上。這起“意外”沒有給他帶來任何影響,腳踹到的瞬間大哥臉部明顯扭曲......不過,只用了一秒鐘的時間,成龍就把情緒調整過來,繼續放聲高歌,好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成龍回應:還好小朋友的腳沒事 19日晚,成龍發文回應被伴舞小武僧飛踹一事,稱:“我得跟這位小武僧說聲抱歉,肯定是因為我走位走錯了,還好小朋友的腳沒事。”網友:大哥就是大哥,遇事淡定!來源:FM93交通之聲【無線泉州】編輯:蔡友志
  • “我被自己的親哥哥強奸了!”女子突然報警,結果驚呆了.....
    8月15日,浙江濱江警方接到報警,一名女子稱有人聚眾斗毆。大約2分鐘后,民警趕到報警人所述小區單元樓下,并沒有發現該女子,通過電話也無法聯系到她。這時,民警又接到了指令,報警女子提供了具體地址,但她說被自己的親哥哥強奸了。民警立即趕到報警人所在位置,但“受害女子”表情淡定、神情放松,沒有一點沒侵犯的跡象。為了將情況查明核實,民警仔細詢問了報警女子小麗(化名),小麗說,自己是為了逃避家人...為什么要逃避家人?竟是因為...逃婚!原來,小麗今年29歲了,一直沒有談到合意的對象,家里的哥哥早就成婚了,只剩她,一直是父母心里懸著的“石頭”。以前她和父母哥哥一起住在蕭山,但是家人總是這樣嘮叨她:“年齡不小了,該找個了”,“眼光不要太高”“什么時候帶回來一個讓我們瞧瞧”,小麗覺得這些話猶如“炸彈”,她恐懼回家,恐懼相親。于是她不顧家人的反對,從家里搬出來,搬到了距離公司近一些的濱江。但是前段時間,老板覺得小麗工作不甚得力,和同事關系又搞不好,于是就讓小麗辭職回家了。小麗有些想不通,為什么自己男朋友找不到,工作也丟了,每天就躺在出租屋里,越想越氣,越想越郁悶,和室友也鬧了矛盾。小麗打電話給哥哥,讓哥哥幫自己搬家,父母、哥哥都過來了,他們看見小麗住在這么亂糟糟的出租屋里,不甚心疼,就強行想帶她回家。哥哥把小麗的物品往車上一搬,就往蕭山家里方向駛去,小麗一看情況不對,就想中途跳車,被哥哥強行攔住,于是她就報警,說有人聚眾斗毆。車子距離家里越來越近,小麗想起家人對她各種的嘮叨,心生恐懼,再次報警,說自己被親哥哥強奸,一直到民警趕到才說出真相。目前,小麗因涉嫌謊報警情被行政拘留并處罰款二百元。來源:西湖之聲【無線泉州】編輯:蔡友志
  • 19歲小伙突然身亡,父親翻看手機發現一個大秘密!
    深圳市民姜先生的兒子小磊是一名19歲的大學生遺憾的是,這個暑假過后他卻再也不能回到就讀的校園了為還網貸索要生活費兒子深陷網貸漩渦據姜先生說,他的兒子小磊從去年起在武漢某學院就讀,在深圳工作的夫妻倆會按月給兒子打錢。但從今年6月底開始,小磊開始頻繁地索要生活費,經姜先生再三追問,才從妻子口中得知,小磊在網上貸了一些錢。得知情況的姜先生當天就乘坐高鐵前往武漢。在面對面的交談過程中,小磊竟直接將手機丟進水中以表決心。兒子的網貸和欠款共8000多元,姜先生還清后,便帶著小磊一同前來深圳。而為了方便聯絡,姜先生又給小磊買了部手機。經熟人介紹,小磊于7月23號進入深圳一家工廠做暑期短工。但好景不長,在深圳打工期間,小磊疑似又在網上貸了款。兒子視頻對話疑似想要輕生8月7號下午4點,還在氣頭的姜先生突然接到了小磊發來的視頻通話邀請。小磊跟姜先生說他現在在房頂上,并表示自己已經受不了了。在視頻中看到小磊確實站在了十多層高的宿舍樓頂,姜先生和妻子立即趕到了廠區,但被保安將攔住。姜先生說,等了10多分鐘在警方到達后,兩人才得以進入宿舍區。但此時小磊已經從房頂上跳了下來,不幸離世。登錄兒子微信號疑似發現網貸原因姜先生認為,廠方除了負有管理責任外,還讓他們夫妻二人錯過了勸說小磊放棄輕生念頭的最佳時機。但對于相關問題,廠方并未進行回應。而在小磊去世后,姜先生也重置了他的微信號,并發現了小磊疑似網貸的原因,很可能是參與了網絡賭博。目前,姜先生針對小磊微信里,參與賭博群一事已經向警方報了案。同時向其工作的廠方討要說法,目前雙方仍待進一步協商。來源:深廣電第一現場【無線泉州】編輯:蔡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