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鯉城人物影像志】第九集 陳啟紫:“寶藏”華僑赤子心 助家鄉文體興
泉州廣播電視臺|無線泉州 2019-12-15 09:19:42

這兩年“寶藏男孩”成為了網絡流行語,其實,在新中國成立之初,就有一位華僑被廣大歸僑視為“寶藏”一樣的存在,他就是泉州華僑陳啟紫,陳啟紫是新中國解放之后,晉江縣第一任華僑身份的縣領導,他畢生熱心教育事業和華僑社會活動,老泉州人記憶中難忘的僑光戲院,也是他倡議創辦的,今天我們的節目就和大家一起追憶,這位“寶藏”華僑昔日的燃情歲月。

*視頻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城市的喧鬧聲中,洋樓高高聳峙,86歲的陳爾富身穿印尼式花襯衫娓娓道來,陳啟紫是陳爾富的三伯,15歲時,陳啟紫隨叔父陳大謙到印尼泗水謀生,33歲便獨自創辦“建記”咖啡食糖批發行,生意做得風生水起。1942年,陳啟紫因從事抗日活動被日軍逮捕,關入集中營。后經華僑界多方營救,才得釋放。出獄后,他更加堅定,繼續支持中印(尼)人民的地下抗日斗爭。1937年,陳啟紫因建洋樓回國,1951年國慶前夕,再次回國后,陳啟紫做了一件轟動一時的事情。

(原泉州市僑聯常務副主席 郭景仁)
“他就在新中國成立一周年,國慶之前,他就參加印尼華僑第一批的回國觀光團,到北京來看,到了北京,他看到沿途參觀,他看到我們祖國的變化,所以萌生了要回祖國,參加建設的一個念頭,所以到了一九五三年,他就把他家當,他就把他印尼的家業全部都收起來。”

1953年,陳啟紫舍棄印尼生意,毅然攜眷返國,扶持家鄉建設,不僅修建紫岫小學,讓學生免費入讀,還在鯉城金龍街道曾林社區,捐資建設啟志橋。


(陳啟紫的侄子 陳爾富)
“啟紫回來后看到原本赤土和坑頭交界的一條水溝,遇到大雨就積水,過不了,所以他在哥哥啟志去世后要辦后事的一筆錢,用來建啟志橋,有了這個啟志橋,三四個村,兩千多人要出門就很方便了。”

返鄉后,陳啟紫將帶回的大部分資金,投入福建省華僑投資公司。了解到僑鄉人民文化生活枯燥,陳啟紫便發動華僑、僑眷投資興辦文化活動場所。泉州中山南路僑光電影院、石獅華僑戲院,以及晉江、石獅燈光球場,就是在陳啟紫的倡導和促進下建成的。從戲院的捐資、基建到經營,陳啟紫都親力親為,僑光電影院落成后,成為省內最豪華、最大的影劇院,鼎盛時期,年總票房超過100萬元。


(陳啟紫的侄子 陳爾富)
“看到泉州只有一間電影院,所以他1953年回來后,就集資建僑光戲院,活躍泉州人的文化生活,所以就有群眾說要去泉州要看僑光,要吃美食要吃遠芳。”

1954年春,陳啟紫當選為晉江縣僑聯會主席,1955年當選為晉江縣副縣長,成為新中國解放之后,晉江縣第一任華僑身份的縣領導。


(原泉州市僑聯常務副主席 郭景仁)
“當時因為我們新中國成立不久,百廢待興嘛,所以很希望吸引我們華僑||因為我們當時國家,敵國就封鎖我們嘛,所以我們外匯很少,很多外匯呢,就靠華僑僑匯來增加我們外匯,當時就通過我們華僑發動海外僑胞,給他們國內的僑眷寄一張叫匯款,這些就爭取外匯了。”

上任后,陳啟紫全力投入發展僑務、僑聯工作,克己奉公,儉樸自持,把工資捐贈給僑聯會作為經費,生活費和旅差費都是自掏腰包。“文化大革命”中,歸僑聯合會被宣布撤銷,人員被遣散,陳啟紫從此抑郁成疾,于1974年逝世,享年73歲。


(原泉州市僑聯常務副主席 郭景仁)
“特別是我們解放前,為什么泉州地區那么多旅外華僑,當時就是他們在家鄉生活不下去,才被迫漂流到海外去,那他們到海外去,經過奮斗,一有積蓄,他們都會想到家鄉,想要回報生養他們的祖國,像這些老一輩華僑這種愛國愛鄉這個精神啊,就激勵我們這些僑聯工作者。”

參天之木,必有其根,懷山之水,必有其源,在回國后的二十余年間,這位受人敬慕的華僑縣長,興學育才,輸財助餉,為推動家鄉經濟社會騰飛不懈努力,奉獻出自己的光與熱。如今,由他一手營造的百年洋樓依舊留存,高新技術園區的建設也為洋樓讓了路,陳家后代接力從事僑聯工作,默默守護承載著華僑赤子情懷的洋樓,將印尼的咖啡種子,悉心培植于花園,陽光透過枝頭,新葉繁盛,正如當年洋樓興起時的那份生機與希望。


聲明:本文為原創稿件,版權歸泉州廣播電視臺所有,轉載請聯系后臺授權。



本臺記者:魏亞莉,楊杰松

【無線泉州】編輯:陳寶玉


0條評論
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福彩18选7期开奖结果查询